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浮生记-归去

行走,停顿,遇见,消失,林林总总......不过浮云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奔向冰雪之乡  

2010-10-11 00:05:15|  分类: 驴行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奔向冰雪之乡   文 / 天边是我的梦境
 
 
 
 
 
  当衣服一件一件往身上加时,寒假就在我们殷切的盼望中跚跚而来。这是学生生涯里最后一个寒假,更让我们倍感珍惜。班上许多同学都决定寒假留京,每个同学都有自己策划了许久的计划。在吉林省长白山余脉其中的一个小山村,有我通信四年多的笔友文,我与室友老郭决定到那感受雪花漫天飞舞的意境。   临行这一晚,几位要好的同学为我们饯行。在他们的千叮万嘱中两位女孩子登上了北上的火车,在极富节奏感的“咔嚓、咔嚓”声中渐渐离京而去。   当火车驶出山海关进入东北境内后,窗外已是另一种景色--塞外的莽莽苍苍。越往北走,感觉越冷,手脚简直象冰一般,不得不把能穿的衣服几乎全穿到了身上。在列车渡过二十多个小时后,终于停在了我们的目的地--梅河口市。与老郭随着人潮踏下火车,冷咧的寒风登时呼啸而来,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,哗,好冷!挤出站门,就看见了正心平气和地站在出口显得既熟悉又陌生的文,我神交多年的笔友!顾不上拉老郭,我提着轻松的行李,开心地奔到他面前,拉下围巾后语无伦次的嚷嚷:“嗨,文,终于见到你了!咦,原来你还是个小帅哥呀……”文见了我们也很开心,执意接过我手中的行李。当文打量了我们“全副武装”的样子后,情不自禁地笑了。   步出火车站,已是中午时分,一行三人说说笑笑走进市中心,并很快就坐上了开往东丰县的汽车,我还来得及在小贩的手中买了根长长的糖葫芦,嘿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那么长的糖葫芦,便宜不说味道还不错呢。当汽车奔驰在乡村的公路上时,文告诉我们,这里昨天才下过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,如今的气温是零下25摄氏度。哦,怪不得会那么冷,原来如此!窗外,无论是田野还是乡村.无论是树林还是麦垛,都披上了素洁而晶莹的衣裳。   汽车未到终点站,我们就提着简单的行李下车了。一下车,视野顿见豁然开朗,整个晶莹剔透的冰雪世界立时扑入眼帘。那是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皑皑雪域的震撼,感受到款款的诗情画意。就这样走进雪原,走进这个冰雕玉砌.玉树琼花的旷野,走进了唐宋诗篇的平平仄仄里!刚下过鹅毛大雪的原野,真美!尽管每踏一步积雪直没膝盖,十分难行,但我们的心情却又十分愉悦,甚至还闻到积雪深处传来的暗香。我们就这样在醉人的歌里行着走着,忘记了饥饿……沿途的村庄,屋顶上皆覆盖着厚厚的积雪,听不见孩子的欢笑追逐声,大概他们玩了一个冬季,累了吧;又或者见惯了雪,不稀奇了吧。   我们艰难跋涉了两个多小时,终于到达文的小山村。那确实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小山村,在巍巍群山的围绕下,在冰雪的怀抱中,聚集了几十户人家。此时已是傍晚时分,只见远处的雪峰在夕阳的西照下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暖红色,竟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。近处小山村的上空飘荡着袅袅的炊烟,若有若无的稻香随风传来;穿红挽绿的女人们在门口走进走出;孩子们大概饿了,母亲走到哪儿跟到哪儿,令女人们不厌其烦却又疼爱有加……整个村庄就这样有了一种醉人的动感,令旅人有了一种想家的感觉……望着望着,就走进了感人的画里,融入了美丽的小山村里。   文带着我们穿过小山村,来到他的家里,文的家,是典型的东北民居。正屋是一幢不很宽阔的瓦房,屋檐下挂满了一串串火红的辣椒.硕大的蒜头;下屋左边是猪舍;右边是间杂物房,里面堆积着满满的柴草;右前方是垛得高高的黄灿灿的玉米垛,一看就知又是一个丰收年;而正前方则是一个用麦梗围成的圈圈,里面养着几十只鸡,地上乱七八糟扔得满地是玉米,有些被积雪掩盖住了;门前还有一只威风凛凛的大黄狗,见了我们拼命“汪汪”狂吠,好一幅东北农家图!   东北人的热情好客,总算让我们领略到了。还未踏进屋门,文妈妈听到声后已热情地迎了出来,不由分说接过我们的行李笑呵呵地说:”闺女啊,等你们好久了,一路上很冷吧,快,快进屋,上坑暖和暖和!“文妈妈慈详的样子,让我们的心里泛起一阵阵暖暖的涟旖。   刚进屋子,一股浓烟即时扑面而来,我们一愣之下不禁四下打量,呵,原来这是“厨房”,而不是我们南方见惯的客厅!而这个大厨房的布局也甚为奇怪:只见三个大大的灶头分别布置在屋子的三个角落里,弄得这个“厨房”四周都是柴火,整间屋子也是黑呼呼的。后来才知道这样的布局有着十分特别的意义:这三个灶头分别连着两侧房间的三张坑,哪一张坑睡人,就烧哪一个灶头,这样即可煮饭又可热坑,一物两用,聪明的东北人!跟着文带我们走进右边的屋子,原来这才是“会客室”。只见屋子的两边对称摆着两张宽宽的我们常在电视上见到的土坑,每个坑的侧边都放首一个高高的柜子,里面放的都是棉被枕头之类,据说评论一个家庭富不富有,只要看一看这柜子里的棉被枕头多不多就知道了,我也很“内行”般评估起文的家庭经济情况来,只见柜子里面棉被褥子之类还算“丰富”,大概经济还是过得去的。文看我们探头探脑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,就笑着给我们介绍说,这屋子右边的坑,睡的是他父母,他姐姐、姐夫回娘家时就睡左边的坑,有时人太多的话,那就只能都挤在一个土坑里了。村里别的人家也是这样的。   晚上吃晚饭的时,一家人老往我与老郭碗里挟一个劲儿地说不要客气,热情得让我们有点手足无措。而让我们为难的是,每样菜都好咸!饭后一边喝开水一边悄声问文:“是不是你们这里的菜都习惯煮得这么咸的?”文听后很惊讶地说:“这菜还算咸呀?这已是我们村里煮得最淡了,其他家的菜你没吃过,那才叫咸呢!听了后不禁吐吐舌头。   在坑上坐了不多会儿,就陆续有人提着礼物来串门了,大概春节将即吧。在广东,送礼可谓品种繁多,极为讲究,而在这里每个串门的人手中拿的礼物种类全一个样:两盒糕点两壶酒,他们所要表达的纯粹只是一种心意吧。住下后经近十天的观察,这礼物的种类还真的没什么变化:两壶酒两盒糕点;两盒糕点两壶酒。很偶然才会见到除了那两样外多了一两件野味,如鸡.鸟类,那两样礼物,在十天的时间里堆了大半屋子,也算蔚为奇观了。串门的人听说我俩是广东人,于是围着我们询问广东的各种讯息,显然对广东的一切甚为好奇,我俩出尽我们的所知告诉他们,充当了一回广东信息文化的传播者。   串门的人群走后,我们就想洗澡睡觉了,这样一天下来实在是太累太累。直到这时我们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:这里的乡村不设澡堂,得到县城去,而且还得在墟日时澡堂才开放!这下可把我们搞得狼狈极了,老天,这可怎么办?身为广东人的我们习惯每天洗澡的,可是我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赶到县城去的,况且离赶集的日子还有两天呢?!无可奈何之下,身子又疲惫得要命,只好将就两晚了!于是文带我们走进左边的屋子,从侧边的柜子里拿出褥子被子之类,耐心地铺好后帮我们拉上门就走了。第一次睡在以前从电影上才能见到的土坑上,尽管很却也让我们兴奋了好一会儿才沉沉睡去。半夜里却热行我们受不了,我们于是猜测:莫非土坑都这样?不可能吧!第二天才知道,原来是文妈妈怕我们这俩个从南方来的闺女受凉了,半夜里起来给我们烧了好一会儿炕。知道后让我们感动不已,呵,善良的文妈妈。   第二天早上八点我们起床时,文的一家已把该干的活儿都干好了:喂好猪.把鸡从笼子里放出来.打扫卫生.煮好早饭等,我们什么也帮不上。吃过早饭,我们迫不及待就要出去玩。屋外正阳光灿烂,太阳没了秋夏时的张牙舞爪,对洁净的大地温柔了起来,一副含情脉脉的模样,旖旖的风景实在诱惑得我们心痒难耐。文妈妈很严格地检查着我们的装束,看见我们穿上厚实的雪褛还挺满意,但发现我们都没穿棉裤后,马上找出棉裤硬迫着我们穿上,又要我换下皮鞋改穿文的雪地鞋,哗,这下子我们可真的是“武装到牙齿”了!看着自己一身笨重的打扮,忍不住“嘻嘻”一声笑了,与老郭耳语:看我们象不象两只笨企鹅?!”
 
  我们三人从屋后手脚并用地爬上山。走进山林,就仿佛走进了白雪公主与小矮人的童话世界里,清新、恬静、优雅、纯净,这是一个美丽的天堂,简直美得让人忍不住会倒吸一口气,仿佛所有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它的美!刚下过雪的雪地舒展光滑,显然还没人来过。雪后初霁,正是尝雪好时光,绚丽的阳光映照着山林,积雪反射着耀眼的光,湛蓝的天空不见一丝云彩,也感觉不到风的吹拂,半山的亚寒带针叶林给山峰围了一条墨绿色的腰带,并绣上了纯洁秀丽的白花。这里的积雪,比我们来时的沿途积雪更厚得多。在北京,也见过几场雪,只是与这里的相比,我们才发现那充其量只能算是雨雪,根本就禁不起太阳的考验。在山林里,我们尽情地欢笑与嘻戏,放开怀抱地追逐、撒野、歌唱,尽一切所能地表现我们的欢乐。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好心情,在这幅静态的画里,我们让山林掀起了欢乐的篇章。我们堆起了一个大大的雪人,它有一副大大的黑眶眼镜,有一条红灿灿仿佛能暖透整个冬季的长围巾,有一个红艳艳的小嘴巴以及一双戴着手套的手,一个憨态可掬、美伦美奂的雪娃娃就在我们的手下诞生了!看着我们精心制造的作品,不禁兴奋地手牵着手跳起了欢快的舞蹈。在京城,我们还不曾堆过这么可爱的雪人呢!   在东北这个小山村往了十多天,每天都与雪山来一次“亲密接触”,走得也越来越远,甚至是人迹稀少的地方。有时天地间仿佛就只剩我们俩在挺立如卫士般的针叶林中寻幽探秘。在大雪后的山中自由自在地闲逛,是如此惬意悠然,却从来不曾意识到在美丽的背后会藏匿着危险。那天,我们如平常一般走进山林中,忙碌地观赏着仿佛永远也看不够的雪景,听积雪在树木的枝头清声低吟。正走着望着,我忽然一个踏空,整个人一下子就掉进了一个大雪坑里,吓得我高声尖叫起来!别看雪花如许轻盈与美丽,一旦陷入积雪的包围中,却是危险之极的。雪坑深度及胸,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,挣扎了许久才在老郭的帮助下爬了上来,吓得我花容失色,满身冷汗,第一次意识到危险离我们是那么的近,万一……那岂不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?!回去后不敢把这事告诉文,整整两天我们不敢再去远的地方,深怕一去回不了头。如此惊险的事,至今想来还心有余悸。   一天夜里走出屋子偶然抬头遥望天空,哗,好美!只见湛蓝的天空中繁星点点,天空离我们好近好近,闪烁着美丽光茫的星星十分清晰十分明亮,仿佛一伸手就能把它们摘下来。在蓝天的衬托下,远近的雪地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幽蓝。我被这梦幻一般的美景震撼了,如失魂般久久地站立在雪地里一动也不动,直到志文喊我,才如梦惊醒。   除夕之夜很快到来,我们十分好奇于东北人的春节和我们南方人的有何不同。这一天,文的一家子一大早就开始忙忙碌碌,连远嫁的姐姐也回来了。他们在干什么呢?当然杀鸡宰鸭是少不了的,另外他们还有一个传统的习俗,就是包饺子。饺子的内馅内容丰富多采,有肉馅、酸菜馅、糖馅、大钱馅,最特别的当属这“大钱馅”的饺子,它是用洗干净的硬币包在饺子里,代表吉祥、如意、幸福、美满的喻意,吃到它的人来年一定会一帆风顺,心想事成。别看这饺子看起来似乎很容易包,要想包得皮薄馅多还真得多下功夫才成。看着志文的姐姐包得又快又好,我们也不禁跃跃欲试,但做起来才知道这小玩意儿怎么会那么不听使唤,包了这角露出那角,补了那角这边又咧开大嘴,弄得我们手忙脚乱,满头大汗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弄了一大块面团把它包得严严实实,弄四条腿,再弄一个尖尖的头露出来,哈,绝世佳作,一个粉雕玉砌的小乌龟……另外与广东人不同的是,他们还会在大年初一来临之前,带着鸡鸭鱼肉与鞭炮等上山去祀拜祖先以示纪念。   那晚包好饺子后,还以为大年三十晚就会以饺子为晚餐呢,谁知我们俩人都猜错了。那晚的年夜饭好丰富呵,一大桌子整整十二大碗(真的是大碗,而不是盘子)的美味佳肴,阿文的家人每个人都使劲往我与老郭的碗里挟菜,热情得几乎让我们两人手足无措起来。那晚吃得好饱,尽管饭菜的口味与南方的有一定的距离。等不到十二点钟,我们就先睡了,与文说好快十二点钟时叫醒我们一起迎接新年的到来。当我们睡得迷迷糊糊时,文果然叫醒了我们。烧过鞭炮后,文妈妈拉着我们的手来到另一间屋子,从餐桌上端起两碗饺子给我们,说在东北,放过鞭炮后就要吃饺子,饺子代表了团团圆圆的意思,吃了饺子后,未来的一年里就会吉祥如意。望着文妈妈慈祥的双目,我们开心地接过了饺子。那晚我们还一人吃到了一个大钱饺子呢,后来才知道,那是文妈妈专门在里面藏好。   寒假仿佛一眨眼就过去了,在依依不舍中我们告别了文一家,告别了这个难忘的冰雪小村庄。在这里,我们了解了许多有别于南方的风土人情,见识了黑土地上的美丽景色与如火热情。   岁月在灿烂的阳光里渐渐老去,离那段日子已越来越远,却在记忆的深处永远闪着晶莹剔透的光芒,伴随着我在尘世的激流中拼搏……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